首席律师
上海刑辩律师徐晓洁律师
徐晓洁律师
  合伙人律师,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刑事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委员,执业二十年,担任各类型刑事案件的辩护人,其中包括:重大疑难案件、集团犯罪、全国特大刑事案件、上海市特大集资诈骗等。积累了丰富...
联系电话:021-51877068 51877078
联系手机:13918803868(短信勿扰)
邮箱地址:bianhulawyer@126.com
联系地址:浦东新区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大厦31楼
上海刑辩律师吕一强律师  

吕一强律师

  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执业15年,经验丰富,擅长办理各类疑难复杂刑事案件,财产类、贪污贿赂类刑事案件尤为专长。
联系电话:021-51877068  51877078
联系手机:13391248086(短信勿扰)
邮箱地址:lawlv2002@163.com
联系地址:浦东新区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大厦31楼
常见罪名解析
常见罪名立案标准
本站最新文章
 
刑事诉讼证据的标准及证据运用 - 刑事诉讼证据
发布日期:
文章出处:


  证据的审查判断,通常又称之为“审查判断证据”,是指司法人员对收集的证据进行分析研究,鉴别其真伪,确定它们是否与案件事实有关联以及证明力的强弱,在此基础上认定案件事实的一种诉讼活动。在审查判断证据的过程中,要对所收集的证据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分析,使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探求证据的客观真实性、与案件的相关性,判断其证明力的大小。这种认识活动通过司法人员运用概念、判断、推理的思维形式来进行。在侦查程序、起诉程序和审判程序中都存在着司法人员审查判断证据的活动。但依据刑事诉讼中的职能分工,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和人民检察院的主要职责是收集证据,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主要是审查判断控、辩双方所提供的证据。为了保障审判机关全面地、客观地审查判断证据,刑事诉讼法要求审判人员应在公诉人、当事人及其辩护人、代理人的参加下,对各种证据直接进行调查;审判人员可以讯问被告人、询问证人、鉴定人;公诉人、辩护人应当向法庭出示物证,让当事人辨认;对于到庭的证人的证言笔录、鉴定人的鉴定结论、勘验笔录和其他作为证据的文书,应当庭宣读;审判人员应当听取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上述规定体现出审查判断证据不仅是认识活动,而且是一种依照法定程序进行的诉讼活动。审查判断是证明过程中的关键性步骤。收集到一定的证据,如不及时进行审查,就难以确定如何进一步收集补充证据,从而延误办案进程,甚至可能因时过境迁,证据毁灭而丧失查明案件的机会。尤其在侦查阶段和起诉阶段,收集证据和审查判断证据往往交错进行。另一方面,收集到的证据虽然不少,如不进行正确的审查判断,就可能以假乱真,导致对案情产生错误的认识,也使那些真正能够证明案情的证据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因此,只有认真地审查判断证据,才能保证准确及时地查明案件的真实情况。
刑事诉讼中,证据是否真实,是否具有证明力,是否足以证明案件情况,需要司法人员遵循一定的原则加以审查判断。审查判断证据的原则是划分证据制度类型的重要依据。在我国司法人员审查判断证据时应遵循的基本原则是实事求是。司法人员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在对证据的验证过程中要注意克服和防止主观武断,要按案件事实的本来面貌去判断证据,必须坚持以辩证唯物主义为指导,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坚持客观全面地研究问题,反对主观性和片面性。审查证据的标准和方法有很多种,概括起来不外乎对单个证据本身进行审查和综合全案证据进行审查这两个方面。

  (一)对单个证据的审查
  对证据的审查判断,一般从单个证据本身着手进行。根据司法实践经验,对单个证据的审查内容主要包括:
  1、审查判断证据的来源
  任何证据都有一定的来源,不论是控告、检举、自首、坦白所提供的证据还是通过勘验、检查、搜查、扣押、询问等得来的证据,它们各自有一定的来源。因此审查判断证据,首先要弄清它的来源,一切来历不明的物品、痕迹、道听途说的言词或捕风捉影的议论,都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2、审查证据形成的时间、地点、条件等因素
  因为当事人、证人在感知有关案件事实时,因距离较远、空间障碍、光线太暗、音响太小等原因可能影响其感知的准确性和全面性;现场情况或被检查、鉴定的对象可能因自然的或人为的原因发生变化;传来证据可能在转述、传抄或复制的过程中失实。通过审查,可以发现疑点,以便进一步查证,以判明其真伪。
  3、审查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联系
  要查明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是否存在客观联系,有什么样的联系,能证明案件中的什么问题,在一些案件中,判明收集到的证据是否与案件有联系,需要运用专门知识、专门技能。司法实践中,还可能出现收集的证据是疑似的物品或是偶合现象这种情况。在这种情况下,要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才能辨别证据的真伪。
  4、对证据本身的内容分析
  凡自身矛盾,内容前后不一致的,或不符合情理的证据,不可轻信。例如,证人说他在昏暗的光线下看清了什么,或耳聋的说他对某一声音听得很清楚,或一个体质十分虚弱的人供述其实施了暴力犯罪行为等,对这类证据,应十分谨慎地对待,切不可简单从事,不加分析地作为定案根据使用。
  5、审查证据的收集是否合法
  违反法定程序收集的证据,其虚假的可能性比合法收集的证据要大得多,尤其是以刑讯逼供、引诱、威胁、欺骗等手段获得的言词证据,由于缺乏自愿性,导致在可靠性上更值得的怀疑。因此,在审查判断证据时,一定要了解每个证据是以什么方法,在什么情况下取得的,是否违背了法定的程序和要求,这样有利于判明证据的真伪及可靠程度。

  (二)对全案证据的综合审查判断
  在对单个证据逐一进行审查判断的基础上,还必须在进一步,将案件中的全部证据联系起来加以分析,进行综合审查判断,这样才能判明案件的全部情况。在对全案证据进行综合判断时,要注意分析同案犯口供之间、当事人与证人的陈述之间、不同证人的证言之间、刑事被告人的口供与被害人的陈述之间有无矛盾。不仅如此,还要注意分析这些口供、陈述与案内物证、书证、鉴定结论、勘验检查笔录之间有无矛盾等等,以便从中发现问题,进一步查证核实。对证据进行综合审查判断,还应当把案内所有证据与案件事实联系起来进行。要分析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有无矛盾,审查全部证据对案件事实的证明方向是否协调一致。最终全面评价根据所有的证据能否对案件事实得出统一的结论。

  证据种类的划分在法律上具有约束力,刑事诉讼法第42条第2款规定:“证据有下列七种:(一)物证、书证;(二)证人证言;(三)被害人陈述;(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五)鉴定结论;(六)勘验、检查笔录;(七)视听资料。”

  下面对上述证据分别论述:物证。物证是指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实物和痕迹。物证以其外部特征,物质属性和存在场所证明案件事实,它包括两种类型:作为物证的实物是指与案件事实有关的客观实在的物体,如犯罪现场的尸体,作案的工具,赃款赃物等。而作为物证的痕迹,包括两个物体之间相互作用产生的印痕和轨迹,如指纹,脚印,划痕等。物证的客观性较强,表现为其具有固定性,取得后易于保全,在证明活动中不仅应用广泛,而且具有其他证据不能替代的作用。物证可以为侦查人员提供线索,确定侦查方向,甚至可以借助物证破获犯罪;可以借助物证鉴别其他证据的真伪;可以借助物证迫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交待罪行,揭穿不真实的供述和辩解。物证是客观存在的证据,只有经过人的作用才能发挥其证明作用。运用物证时,必须查明证据来源,注意有无伪造、变化等情况发生,一般情况下,必须经过辨认、检验和鉴定才能揭示物证本身的证明力,必须对其他证据相对照,并在法庭上出示和辨认,才能确定其真实性和有效性。书证。书证是指以记载的内容和表现的思想、意见来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书面材料或其他物质材料,书证的表现形式不仅仅限于文字记载,也可以使用数字、符号、图形以及印章等。由于书证都有明确的思想和意见。所以一经收集并查证属实,就可以比较直观地证明案件中的一定事实,有利于诉讼活动顺利进行。特别是有些书证可以直接证明案件的性质、作案动机和目的;可以鉴别其他证据的真伪。在经济犯罪活动中,书证的作用尤其重要。证人证言。证人证言就是证人就其直接或间接感受到的有关案件事实的某些情况向公安机关所做的陈述。证人证言一般采取口头陈述方式,必要时也可以采用制作笔录的形式收集。证人由于了解案情,能够正确辨别案情的真伪,又有别于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因此其陈述具有客观性和准确性。证人证言属于直接证据,在揭露犯罪事实、查获犯罪分子方面,具有特别重要意义。对于下列不适于承担作证责任的人,不能担任证人:首先,在刑事诉讼活动中,根据案情需要,对实施勘验、检查、搜查、扣押物证书证等法定调查取证行为进行作证的见证人,不是提供法定证言的人;其次,证人只能是了解案情,能够独立准确表达所见所闻的公民个人,证人具有不可替代性,单位不能成为证人;第三,刑事诉讼法第48条第2款规定:“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人。”公安司法机关收集证人时,应当严格按规定进行,要告知证人有如实作证的义务;要采取个别交谈的方法进行;不得采用诱供、逼供的方法,应按法律规定制作笔录。被害人陈述。被害人陈述是指刑事案件被害人就其遭受到的情况和其他与案件有关的情况向公安司法机关所作的陈述。由于被害人有着遭受侵害的经历,在收集被害人陈述时应防止给被害人再次造成精神上和心理上的伤害。同时,被害人有可能夸大事实,也有可能在受害时因过分紧张和害怕而将幻觉、错觉当成现实。对于未成年人以及精神不健全的受害人,更应持慎重的态度。作为定案根据的被害人陈述,必须经过法庭审理中审查核实,必要时应与被告人对质,以达到证明的要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由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应当是口头陈述的供词,一般也称为口供。口供在诉讼中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经查证属实的口供,可以直接作为定案的根据,为发现和收集其他证据提供了线索,也是审核其他证据真伪的手段,而且口供中的辩解是被告人行使辩护权的一种方式。刑事诉讼法第46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这表明了我国对待口供在刑事诉讼中作用的态度。鉴定结论。刑事案件中需要鉴定的专门性问题主要有司法精神病学鉴定、法医学鉴定、书法笔迹鉴定、痕迹鉴定、化学鉴定、技术鉴定等等。鉴定结论是鉴定人对专门性问题从科学、技术的角度提出分析判断意见,而不是对直接感知或传闻的案件事实问题的客观陈述,所以不同于证人证言。证人由于有作证义务也不能同时兼作鉴定人。由于鉴定人与案件事实和当事人没有利害关系,所以其客观性较强,对于揭露犯罪、证实犯罪,认定案情事实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特别是对于认定案件中专门性问题,是必备的证明手段,对于鉴别其他证据的真伪,揭示物证、书证的证明作用,都是其他证据无法取代的。但也不能形而上学地认为鉴定结论都是无可怀疑的,可以不经审查而直接采纳。勘验、检查笔录。勘验、检查笔录是指公安司法机关的办案人员凭借自己感官的感觉作用,对于与案件有关的场所、物品、尸体、人身等进行观察、检验后,所作的文字记录、绘土图、照片等证据资料的总称。勘验、检查在侦查阶段属于侦查行为,在审判阶段属于法院调查行为。由于勘验是办案人员依照法定程序并运用一定的设备和技术手段对勘验对象情况的客观记载,所以它的客观性较强,比较可靠。它的主要作用是固定证据及其所表现的各种特征。检查笔录是办案人员为确定法定程序而对他们人身进行检验和观察后所做的客观记载。这种证据对于发现收集证据,揭露和证实犯罪人,鉴别其他证据的真伪,认定案件事实都有重要意义。视听资料。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虽然科技基础相当薄弱,但近年来高新技术发展迅速,视听资料在刑事司法实践中被广泛运用。刑事诉讼法对视听资料的运用设定具体的规则,有助于公安司法机关正确收集、审查、判断视听资料这种新型的证据。对于视听资料的使用,唯有采取谨慎态度,方能达到兴利除弊之效。

  证据的运用
  刑事诉讼中运用证据,包括公安司法机关收集证据和审查判断证据等一系列活动。我国刑事诉讼法以辨证唯物主义认识论为指导,在总结人民司法工作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规定了司法人员运用证据的指导原则。它包括:

  (一)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严禁刑讯逼供
  证据是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刑事诉讼法第46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司法人员办理刑事案件,之所以要重证据,是因为他们对案件事实没有亲见亲闻,要对案件的真实情况作出正确认定,唯一的办法就是依靠证据。之所以要重调查研究,是因为证据要经提供和主动收集才能获取。只有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才能全面地收集证据;只有经过科学的分析,才能弄清证据与证据之间以及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联系,从而准确地认定案情。如果遗漏了必要的证据,或者对取得的证据不进行周密的分析,就难以形成对案件事实的正确认识。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严禁刑讯逼供的原则,是正确认定案情,准确适用法律的必要条件,违背这一原则,势必导致对案件的错误处理。

  (二)一切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根据
  刑事诉讼法第42条第3款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证据之所以要查证属实,是因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所收集的证据可能不具备客观性和相关性。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这里的“定案”主要指人民法院对案件事实的认定,亦即法院认定被告人是否实施了犯罪行为。但同时也包括对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要求。公安机关在侦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起诉时,检察机关在自行侦查终结作出提起公诉或撤消案件的决定时,或者审查机关移送的案件后作出起诉、不起诉决定时,用作认定案件事实根据的证据,也必须是经过查证属实的。

  (三)必须忠实于事实真相
  刑事诉讼第44条规定:“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书、人民检察院起诉书、人民法院判决书,必须忠实于事实真相。故意隐瞒事实真相的应当追究责任。”这一规定要求司法人员在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必须具有刚正不阿、如实反映客观事实的态度,不得隐瞒、歪曲、捏造事实。立法之所以如此规定,是因为司法人员只有忠实于事实真相,才能使案件的处理决定具有客观依据,才能为正确适用法律奠定坚实的基础。

  (四)疑罪从无原则
  在刑事诉讼中,案件经公安司法机关审查或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即应对被告人作有罪认定;有证据证明犯罪事实确未发生,或虽有犯罪行为发生,但非被告人所为,则应对被告人作出无罪结论。但是,如果遇到疑罪的情况,应如何处理?所谓疑罪是指,有证据说明被告人有重大犯罪嫌疑,但全案证据尚未达到确实、充分的程度。刑事诉讼法第162条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能确定的无罪判决。”这样做有利于避免罪及无辜,减少后遗症,同时也符合世界通例。

友情链接
联系上海刑事辩护律师
Copyright © 021bianhu.cn 上海刑事辩护律师
上海浦东刑事律师、取保候审 - 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
上海刑辩律师电话:021-51877068  51877078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大厦31楼